《号手就位》:偶像剧结合军旅题材的全新尝试

澎湃新闻记者 高丹 实习生 童露雅 李博薇

以火箭军为拍摄题材、大学生携笔从戎为创作背景的军旅电视剧《号手就位》已于4月13日播出。这部由火箭军政治部指导、引入新生代演员与流量明星参演的军旅剧,讲述了一群大学生火箭军新兵投身军营,在老兵们的带领下经历身体和精神的磨砺,最终蜕变为中国火箭军“王牌号手”的故事。《号手就位》是火箭军更名后拍摄的首部电视剧,也是新时代战略导弹部门的荧屏首秀。

5月31日,《号手就位》研讨会在北京举办。

闪光的情节如点点繁星

军旅题材的特殊性,给《号手就位》的创作带来了许多挑战。导演张寒冰谈道:“《号手就位》是我人生的一个巅峰,我可能拍了一些部队的戏,拍了一些部队题材的东西,但是到今天为止我觉得可能我接下来要用很漫长的人生去超越我现在的《号手就位》。所有人提张寒冰都会说,这是一个军事题材的导演。我希望我的作品更丰富,我希望涉猎更多的题材,我也相信自己能拍好。”

军旅剧是一个已经成型的成熟剧种,珠玉无数,且由于题材的特殊性所以限制较为严格。张寒冰认为拍摄军旅题材,归根结底是改变和创新。“只要有新东西、新的内涵、新的表达,我觉得任何一个导演都会跟打了鸡血一样冲在最前面。现在的创作环境能够给一个导演的试错的机会很少,我想一些生动的好的人性化的情节,它就像点点的繁星,如果故事相对陈旧了一点,这些闪光的情节如点点繁星侵入到我的全剧当中,我觉得也是一个可以闪光的事情。”

编剧应良鹏认为,这部剧最大的创新和最大的挑战,在于偶像剧和军旅题材的结合。这部剧不仅仅是火箭军成立以来的第一部剧,也应该是一个重塑当代青年偶像观的戏。很多观众都习惯地把军旅戏列入到战争剧,认为军旅戏就应该打仗,充满阳刚之气,这些都是固定思维构建的框架,而他认为,军旅戏存在的意义是为了给所有人展示我们有信心让国家避免战争和赢得战争,树立信心,振奋精神。

随着军改的推进,现在军人已经和工人、律师、飞行员所有这些职业没有任何区别,职场里有千千万万的众生相,那么军营里也应该有千千万万的众兵相,把它作为一种职场剧进行演绎,再加上偶像剧的底色,或许可以让今天的年轻人得到更多启迪和激励。

军旅戏主旋律色彩浓郁,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用网络看剧,弹幕和进度条就成了他们掌控电视剧的利器,“应该尽可能用青年人的语言,加快节奏,给他们找好吐槽点,让年轻人能够听我们讲一讲那些他们本以为很老套,或者说他们不感兴趣的话题,但是这个话题里所讲的人物和精神永远是这个国家存在的脊梁。在政策允许的范围里,为军旅剧刷上一点偶像剧的底色,让他们想看、爱看,让他们能够真正认识到这个国家的英雄和偶像,并由此激发民族自豪感和爱国奉献的热情,我们创作军旅戏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特殊题材特殊合作

除了在题材、人物塑造上的创新,这部剧另一个重要特点是第一次在部队的指导下展现火箭军风采,这样的融合之路既需要部队严格审核把关,也需要市场的推动。

原总政艺术局局长汪守德认为,今天的火箭军应该有这样的作品来进行表现。他对这部剧有三个评价,一是揭秘之作,虽然受于保密的限制,一些战备训练、演习发射和武器装备等真实场景不能完全展示,不可能提供太多的资料,但是人们起码通过剧中这些人的形象可以部分地认识了解火箭军;二是成长之作,几位主人公在自己的从军之路上发生蜕变,产生涅槃,在军营这个大熔炉中不断改变自我,同时又是部队生活不断在改变他们;三是强军之作,硬实力软表达,观众从指挥室的现场,导弹的运输转运现场,士兵的精神风貌都可以感受得到。

影评人李星文深入剖析了电视剧背后合作的力量。从军旅剧创作相关的内部的制作单位来看,在过去的五年当中,原先每一个军区都有一个对应的电视制作单位,但是这些单位现在都缩编了或者撤编,军队内部能够立项的单位减少,军旅戏的制作者开始转投民间。其实《号手就位》也经历这么一个过程,一开始是军队内部来立项,后来转向与民间的公司来合作,重新报批立项。“《号手就位》之所以能够做成现在这个样子,跟我们火箭军的上上下下的支持特别有关系。如果说今后要去对接一些更加生僻的甚至更加神秘的一些军种和岗位,你要去照着行业职场剧去拍,得到军方的支持也是必不可少的。一个是我们的制片公司要想得到,另外就是要找准对接的军队的合作单位也是特别重要。”

“而从视觉上或者从市场的角度上去看,《号手就位》让流量明星来演正剧、演带有强烈主旋律色彩的剧目,也有不少实力派演员的加盟,演员的经历加上和导演团队、制作团队的磨合,最后明星和剧是浑然一体的,还会某些地方做一些增色,也达到了通过流量明星实现为火箭军征兵做广告的目的。”李星文谈道。

责任编辑:程娱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